<nav id="26su4"></nav>
  • <dd id="26su4"></dd><menu id="26su4"></menu>
  • <input id="26su4"></input>
    <menu id="26su4"></menu>
  • 當前位置:首頁>舊貌換新顏>牛山的變遷

    牛山的變遷

    來源:溫州日報 時間:2020-11-23 分享至:

    導讀:當你沿市區牛山北路到達南郊德政十里亭時,你就會看到牛山橫亙在你眼前。你駐足觀看,越看越覺得它像頭老牛耕田耕累了臥在那里休息。

    當你沿市區牛山北路到達南郊德政十里亭時,你就會看到牛山橫亙在你眼前。你駐足觀看,越看越覺得它像頭老牛耕田耕累了臥在那里休息。

    1.jpg

    牛山有一個美麗的民間傳說。早年,十里亭西南有一黃姓人家,戶主早逝,孤兒寡母怕受欺負,招夫入門,又生一子。新夫竟起惡念,意欲盡掠家產,害死黃氏,遂視黃氏孤兒為眼中釘,常年虐待。孤兒與牛相伴干活,相依為命,同灑淚汗,仍頻遭陷害,均為義牛所救。新夫與其子、媳嫁禍于牛,暗投砒霜入酒,騙毒義牛。義牛終發神威,一蹦三丈,腳挑蹄踩,滅絕奸惡小人,馱起孤兒升上九天。頓時,祥云四起,天地間轟然作響,一座牛山矗立眼前,于是鄉人傳頌至今。

    我來到南郊工作不久,就開始知道牛山的外號叫癩頭山。因為酸性土壤,山上什么樹都長不了,番薯種不了,只有番棕(劍麻)不怕酸,還可以繼續種。最后,山坡上只剩下零星的番棕頑強地開著一串串白花,笑傲牛山。

    2.jpg

    其實,牛山只有東北麓長不了樹,其他地方植被還是很好的。牛頭屬新橋岙陽,牛尾則屬慈湖南堡,草木郁郁蔥蔥,仿佛兩個天地。為了改變這種“陰陽頭”局面,南郊鄉在牛山上種過好幾回樹,卻是“植樹造零”。倒是遍山的狼箕時常引起山火,所以鄉里的年輕人就成了救火的先鋒部隊。

    牛山雖然一沒樹二沒景,大概因為它是鹿城南面唯一一座山,上山玩的人還是大有人在,所以一年四季都有可能起火。每年清明節時期,鄉里都安排森林防火值班。

    3.jpg

    癩頭山上幾根破草也算森林?是的,如果南郊這里沒防住,山火會把南堡和陽岙那邊山林燒光的。每當看見牛山冒起一股黑煙,南郊鄉的年輕人立即停下手里的活兒,拿出橡皮帶打火棍放在皮卡車上,以最快的速度到達山腳,一口氣跑到起火點。橡皮帶打火棍是唯一的滅火工具,幾個人站成一排,動作整齊劃一地撲打著。老同志會告訴新手們打火要注意自身安全,只能站在上風,追打火龍的尾巴。要隨時注意風向的變化,千萬不要被“包了餃子”。

    4.jpg

    每座山都是一怕火二怕墳。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期,青山白化治理運動開始。我們開始用爬山虎覆蓋墳飾,但爬山虎水土不服似的,既不扎根也不蔓延,墳飾遮不住,白忙一場。繼而全體年輕人扛著大鐵錘上山敲墳飾,可一天敲下來也敲不了一座墳,看來這條路也走不通。最后只好采取既輕松又高效的辦法——用炸藥炸,于是牛山上炮聲隆隆,磚石飛濺。一陣灰飛煙滅之后,青山白化風終于剎住了。現在想來,如果當時不下這么大的決心,牛山也許會變成一座鋼筋水泥森林。

    5.jpg

     終于,牛山公園開建了,只短短的一百天時間,南麓的牛山公園廣場就在舊屋拆后的工地上建成了,很快地,北麓也發生了變化,工廠大煙囪不再冒煙了,后來其廠也整體搬遷了。

    6.jpg

    在一個清明節防火值班時,我特地跑到山頂,山上已有許多公園的配套設施,漫山樹木欣欣向榮,游人絡繹不絕,好一幅“清明上山圖”!S1線輕軌德政站坐落牛山腳下后,人們來牛山游玩更方便了。牛山丑小鴨變成白天鵝,指日可待!

    7.jpg

  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

    日本丰满熟妇有毛